公告版位
我在雨不停國....太陽公公出來騙人低>/////<

* 注意~以下文章為個人之經歷,不代表任何人都會有跟我一樣的遭遇
您可以註明出處四處轉貼,也可以印出來讓家人開心
嚴禁以這篇文章作為向老婆大人拒絕結紮的依據!!!
 也請勿以此文章作為醫學案例或是您抗拒手術的依據~*


日前大法官已駁回死刑犯的釋憲聲請案,死囚們失去了最後的機會
我...完全能體會那些可憐人的內心,因為我家大法官也駁回了我的閹割案
並勒令要儘早執行...
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我早晚要面對...不如保持我最後的尊嚴一個人去赴刑場
就在5月31日我挑了間離我家最近的診所去了解一下整個行刑的過程與日期
一進到診所坐在我面前的是位女醫生,嗯...尷尬了
雖說是女醫生但她可是相當豪氣的對我解釋手術過程後直接拍板明日執行
我整個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要想啥作啥
一直到晚上洗澡時望著我的弟兄時,只見他頭低低的沉默不語
我想再多的言語都是多餘的
風蕭蕭兮~易水寒~
兄弟...就讓我用最後一杯薄酒送你上路吧

隔天中午起床後我先去覓食...
因為醫生有說過,不用作任何術前節食,因為只是單純做局部麻醉
所以我乾脆就先去吃頓好料的,因為吃飽了...好上路

當我依約去了診所一進到門迎面而來是三個年輕小護士
小護士們對我打量的眼神就好比蒼蠅看見肉一樣的有精神
我還沒開口對方就知道我的來意了,看來這年頭願意自宮的男人不多啊
三個小護士各分其職準備帶領我走向我人生的另一條路....
一號小護士拿出切結書跟手術同意書用著非常溫柔的口氣對我解說整個閹割的過程
二號小護士拿著電話向樓上的醫生姐姐說病人到了以及我的狀況
三號小護士資歷則是在一旁傻笑...(別對我傻笑,你這個壞女人)
就在我完成了一切的手續後就由這三位年輕護士帶著我走向手術室換上手術服

人生第一次下半身赤裸的感覺......我真他媽的像癡漢
只要輕輕一拉就可以露出我的神奇寶貝讓大家驚訝
可是在當下...我真的不想露出我的神奇寶貝,我不想讓他們奪走我的寶貝啊
但是又奈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躺在手術台上準備露出神奇寶貝的我沒有說不的權利
我只能咬緊牙關,準備接下來的戰鬥,一個男人的fight!!
當醫生姐姐到場時看見手術台上的我露出了堅毅的目光...我以為她也為之動容
結果她只有淡淡的跟護士說:"露出患部做術前準備~"
喵的...早知道我給你個鄙視的眼神
就在醫生語畢那一剎那,三個護士拉開了我的衣服下擺,露出了我的神奇寶貝
其中一個護士哇的聲音...我心想:知道我神奇寶貝的利害了吧...他是很兇狠的
她哇完後接著說:"原來你都刮乾淨了喔,這樣我就不用幫你刮了"
......喵的!我的神奇寶貝當然我要自己剃啊,你看過小智送皮卡丘去做寵物美容嗎?
在我心中碎碎唸時另一個小護士也發出了哇的驚嘆聲:"你大腿都沒有毛耶,這樣貼靜電貼比較方便,等等撕下你也不會痛"
......喵的!喵的!喵的!現在我露出神奇寶貝耶,你管我腿上有沒有毛,我腿上沒毛人品還很不好咧,護士小姐...妳很跳tone啊
另一個護士在我上半身搭起了一個小廉,遮住了我的視線,接下來我的視野就只有那片綠色的手術廉
醫生開始用酒精跟碘酒幫我的神奇寶貝擦乾淨
一陣陣冰冰涼涼的感覺,讓我稍微減低了壓力

神奇寶貝身上的味道從biore茶樹精油味 變成了陣陣的酒味,
也讓我想到了滿月油飯裡的紹興酒蛋 ...


OK~所有準備完成~重頭戲接著上場
醫生很細心的告訴我,在她每一個動作前都會先告知我
接下來就是...我會先打兩針喔,第一針要打了,會痛喔,你要放輕鬆喔
笑話~身為革命軍人!死都不怕了,怕痛?妳看著吧~
第一針就這樣插入了我的蛋皮,跟感冒打針一樣的感覺,痛嗎?別笑話了~
醫生姐姐熟練的打完第一針並準備扎下第二針:這針會比較痛一點喔...一樣的溫柔語氣,一樣的讓我嗤之以鼻
第二針穿過了我的蛋皮...我感覺到,她插到了我的蛋蛋啊!!!!
是這樣嗎?!蛋蛋中針的感覺好強烈啊!!!
這時聽到醫生姐姐從廉子另一端說:我要推藥了喔,會有"一點點"痛喔
原來蛋蛋被插還不算痛,推藥會更痛...娘的咧
痛痛痛痛痛~隨著麻醉藥劑的推入,蛋蛋的痛就好像是被人捏住
越推藥那就捏的越大力,天啊~~~這痛覺簡直讓我生不如死
我感覺不出到底推了幾cc但那推藥的過程真的是我人生最漫長的一段歲月
痛覺也接近我的底線,就在我差點掙脫手環跳起來打醫生的時候...藥停了
我喘了口氣...停止了我的抽慉,男人的至痛不過如此
我撐過了,蛋蛋被插針的痛我都忍過了,說是條漢子都不為過...
我要割破表皮了喔...醫生自顧自的說著他的手術過程
我眉也不皺的讓他在我的蛋皮上劃破了1cm的缺口,一點感覺都沒有...因為我是條漢子!
沒想到醫生就在我自我良好安慰中把我拉回了現實...:我要拉你的管喔~
拉管?拉啥管?水管?電管?日光管?
他奶奶的~醫生說完那一瞬間拉起了我的輸精管
這個拉輸精管的動作簡直讓我生不如死,不是說有麻醉嗎??
怎麼會比針插蛋但還痛?你真的是要拉我的輸精管嗎?
我怎麼痛到像你把我的蛋蛋藉由輸精管從蛋皮那1CM的小洞往外扯
我再度痛到從手術台上痛到不停抽動
這抽動換來了醫生的關注:"還會痛嗎?"
"很痛啊!!!!"
"我有打麻醉了啊,你應該是太敏感了,其實不是痛啦,是你的心理障礙"
我不行了,是可忍殊不可忍,我大叫著:HOLY SHIT~不痛的話我滿頭大汗是假的嗎?
小護士聽出了我話裡的憤怒...看了我的臉,一個滿臉大汗又痛苦扭曲的面容...
她很有良心的為我做了證人:"他真的很痛...痛到滿頭大汗"
沒想到醫生很鐵血的回了我:"那我動作快一點~長痛不如短痛~"
疑?!?!?!你不是要幫我補些麻醉劑量嗎?妳直接想強度關山啊!!!
我的痛...我的叫罵都換不回醫生幫我補些麻醉
只有感覺她拉扯著我身體的一部分又挖又拉的,挖了又放,挖了又拉的...
聽到醫生向我抱怨著:"哎呀~你的皮比較厚,管又比較粗,真的不大好拉耶"
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哭,還是該笑中帶淚...我只知道她拉扯管路的過程比我被針插蛋蛋還痛
在這拉扯中我想起了徐志摩人間四月天裡的一句台詞
"妳來了,就別走....走了, 就別想再見到我....妳以為你拉踞子,拉扯的是什麼?是我....肉做的心啊!"
"妳拉了,就別放....放了, 就別想再拉到我....妳以為你拉管子,拉扯的是什麼?是我....肉做的輸精管啊!"
謝天謝地...她在我昏厥過去那前一秒拉出了我的輸精管並很高興的向我宣布:"我要割斷了喔~"
我第一次覺得身體某個部位被人割斷是幸福的,妳割吧......
我腦海裡一直浮現剪刀剪豬大腸的畫面,這畫面對一個客家人在熟悉不過了
可是我怎麼聽到了滋滋聲,像是烤肉般的那引人食慾的聲音
古人評美食,色香味為三大要素,我不見其色但接著我聞到了烤肉味
我用著那抖且略帶高音的聲音問了醫生:"妳...該不會在烤我的蛋蛋吧?"
這時醫生終於第一次從我面前的廉子旁探出頭來讓我看見她的表情,
只見她巧笑倩兮的說:"沒有烤啦~我是用電燒的把管燒斷..."
暈了...活到現在終於知道暈眩的感覺
我管你是電燒還是炭烤或乾煎!!!這跟我想的"剪斷"落差很大啊,我從沒想過可以聞到自己人肉的味道呀!!!
更何況是我的寶貝啊,割股奉君的介子推當初也沒選擇割卵奉君啊
整個過程就在我一片混亂中完結,燒斷了管...把蛋蛋推回到原位
還很貼心的送了我3秒鐘的蛋蛋按摩以確保我的蛋蛋沒痛到縮回我的腹股溝
蛋疼啊...祖國網民說的蛋疼原來是這麼疼啊
"好了~還有另外一邊喔~很輕鬆吧"
我...眼框不爭氣了留下了淚,還有另一邊,我都痛到忘了我有兩顆蛋蛋了
另一邊的蛋蛋我就不多加贅述那過程了,反正都一樣...
要一個人回想兩次痛苦的回憶是很不人道的,且讓我保留那最後的人權吧



結紮完畢當我雙腳著地開始行走時感覺到不對勁...
怎麼會那麼痛,痛到覺得有人捏緊我的蛋蛋
而且是捏到讓我直不起腰,會想要跳一跳的那種fell(男人...你知道我說的感覺吧)
我忍不住小聲的抱怨起來:"不是說無痛結紮嗎...怎麼那麼痛啊"
小護士聽見了我的聲音轉頭對我說:"一定會痛的啊,誰說不會痛啊"
天殺的!!!一群醫生打著無痛結紮來吸引病患原來都是說說的
我的手術是這樣沒錯啊,我痛到哭爸啊
這年頭連醫生都不能信了,醫生姐姐...你把我對你的信任消耗殆盡了
我彷彿可以看到醫生邊洗手邊賊笑著:"是啊~我是耍你啊,耍你不行啊"
真的想淚奔了...把我男性的純情還給我~~~~~~~~

當我穿好褲子用著極為詭異的姿勢走去領藥時
(腰整個彎的直不起來,兩腿開開成大外八字,且步伐像個陽萎多年的老頭子一樣緩慢)
護士還很不觧的問我:"還好吧?有那麼痛嗎?有多痛啊?"
我懶的形容了...這種痛女人永遠不懂,就像男人永遠不懂生產的痛一樣

--------------------------------------------------------------------------------------------
以上內容純屬個人體驗,將痛苦轉為博君一笑...
千萬別看了我的文章就不結紮了,每個人對手術的過程與感受都會不盡相同的
男人們...當你的老婆為你痛苦產子,你也該割卵奉獻...
在往後的性生活裡讓她安全也讓自己安心
千萬別拿我的文章當藉口啊~

--------------------------------------------------------------------------------------------
很意外的...小弟的挫作能讓大家這麼開心
一下午居然引起鄉民熱烈迴響,連身旁的同事都邊笑邊轉來給我看(他不知道我就是原作者慟哭)
有人鼓勵也有人批評...謾罵也有
讓小弟真覺得備感壓力,不得不再次說明一次
以上內容千真萬確都是我自己的個人體驗
我嘗試寫的有趣,無非只是想讓大家茶餘飯後有個開心的文章
但絕對沒有加油添醋,更沒有啥陰謀論也不是啥要破壞誰的名聲(我痛到冒汗的確是事實)
別再拿鼓吹"男性不結紮"的帽子給我帶,更別說我是打手...
更有甚者直接連標題都有意見,說我結紮又不是真的閹割,說啥再見了蛋蛋
人生苦短,何必斤斤計較或是處處找碴?多點戲謔會比較輕鬆的~
請用尋開心的角度來看文章吧,如果看完您的嘴角有上揚我就滿意了慟哭

 

再見了~蛋蛋(淚)

Jasm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章魚媽咪
  • 應該很少有男人願意結紮吧.
    我家老爺說:它才不**呢?
  • 我老公說他還要我生兩個,等我生完 他大概也沒用了!

    Jasmine 於 2011/01/19 01:25 回覆